萬書閣小說網 > 長生種劫 > 第7章 種道

第7章 種道(第1/2頁)

浩浩蕩蕩的隊伍,逶迤的朝著東方行去。

夏毅坐在車輦里,面前擺著一盞青銅燈,自從衛衡用一個火折子點燃了它,就一直沒有熄滅過,如果仔細看的話,跳動的燭火中還盤坐著一個人。

那就是蔡子磐,青銅燈以神魂之力為油,此刻它正在受煎熬。

夕陽西下,天已經快黑了。

不管夏毅如何威逼利誘,蔡子磐寧一聲不吭,不肯透露任何消息。

夏毅也無可奈何,所謂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在這個世界上是一種很流行的觀點。很多人是不怕死的,死亡也并非生命的終點,而是一種另類的開始,大禮王朝從上到下都有一種樸素的認知——敬重忠義之人。

這背后的邏輯也很清晰——分封制以宗法為基礎,以血緣為紐帶,天子把土地賜給諸侯,諸侯再把土地賜給卿大夫,卿大夫再把土地分給庶民,層層轉包,先有家后有國,所以國君把庶民稱之為子民,庶民常常把國君叫做君父。

忠義仁孝信通常都是捆綁在一起的,也就衍生出了一個觀點:一個人如果忠君,那么就代表各方面都行,即使哪里做得不好,那也是瑕不掩瑜。

所謂忠君,也有不一樣的含義。

大禮王朝的君臣是逐級效忠的,也就是“我君主的君主,不是我的君主”。打個比方,諸侯的臣子效忠對象是國君,如果他要效忠天子,那就是僭越,反而是不忠不義。

這樣的人,是要遭受世人唾棄的。

所以,勸一個信仰堅定的人投降,從古至今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夏毅嘆了一口氣,道:“我敬你是一個忠義之士,也不再為難你了。不如我們做一場交易,你教我修煉之法,我賜你自由,如何?”

“呵,你真不怕我再來行刺你?”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雖是一個未及冠的少年,卻也是一國公子,最講‘信義’二字。眼下,你的神魂受損,必定要修養一段時日,而我有侍衛保護,又得修煉之法,為何要懼你一個手下敗將?”

“那也不可能!大丈夫氣節長存,何惜此身!”

夏毅冷笑,道:“你一個刺客,做的是暗箭傷人的齷蹉勾當,此小人也,有何資格稱大丈夫?”

蔡子磐怒目而視,道:“縱使世人誹我謗我,不恥于我,可那又如何?我蔡子磐一言九鼎,上無愧于主,下無愧于心,此乃俠士之精神,豈是你一介小兒能懂的!”

“迂腐!”夏毅冷哼,道:“所謂忠義氣節,你的君主會稀罕嗎?反而,你要是留著一條性命,然后再伺機刺殺,那才算是真正的忍辱負重,不辱使命,俠義無雙!”

“……”

蔡子磐沉默了,良久才點了點頭。

夏毅暗喜,道:“你先告訴我,這個青銅燈到底是何物?”

“此乃幽冥燈,是一件很普通的法器,燈壺中可以拘禁山鬼,就算是沒-->>(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多乐彩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