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偷逃(第1/2頁)

南境的旭日同樣高懸在天空中,只是空中布滿了層層陰云,旭日半遮半露。

“公子,最后一批人都平安渡過黑水沼澤了。”

火銃營的統領陸傾之快步走到封炎身旁,恭敬地抱拳稟道,年輕俊朗的臉龐上如釋重負。

滇州素有瘴鄉之稱,這片瘴氣為禍的黑水沼澤在這一帶那可是威名赫赫,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人葬身在這片黑水沼澤,這里被當地人稱為“無歸路”,避之唯恐不及。

普通人只知道“瘴氣”殺人于無形,卻不知道“瘴”并非一定就是“氣”。

《嶺外代答》曰:“南方凡病,皆渭之瘴”,實際上,致病的瘴氣不一定是毒氣,大多數情況下是由蚊子群飛形成的。

封炎回首望著黑水沼澤上那密密麻麻的“黑氣”,唇角微微翹了起來。

他的蓁蓁就是聰明,查了一些關于滇州的雜書記事,就判斷出這黑水沼澤的“瘴”十有八九是大量帶有毒性的蚊蟲聚集在沼澤上方。無論是人還是牲畜一旦被這種蚊蟲叮咬,就會染病,藥石罔效,因此哪怕僥幸從黑水沼澤出來的人不出三天就會魂歸西去。

只是端木緋畢竟沒有親自來滇州,她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就教了封炎檢驗瘴氣的方法。

封炎連著送了十幾種牲畜進黑水沼澤,那些遭蚊蟲叮咬的牲畜全部在三天內沒了命,那些以紗帳隔絕蚊蟲的牲畜全則安然無事,試驗結果驗證了端木緋的推測。

一旦知道問題之所在,其實要渡過這片沼澤也就不難了,兩千名火銃營將士全副武裝,將身體包裹得嚴嚴實實,連眼睛都以薄紗蒙起,又找了二十幾艘船,分兩批渡過了這片黑水沼澤。

雖然黑水沼澤令人膽寒,談之而色變,但是但封炎此行帶的是火銃營,火銃營的將士是封炎麾下的心腹精銳,對封炎不僅忠心,而且深信不疑,更何況,連封炎都敢親渡這片黑水沼澤,他們又有什么不敢的呢,三千將士毫不猶豫地跟著封炎行動了。

果然,三千將士都平安渡過了黑水沼澤。

著一襲黑衣軟甲的封炎勾了勾唇,從頭到尾,都是那副氣定神閑的樣子,吩咐道:“再往前五里是向林山谷,傳令下去,到了那里再行休整!”

“是,公子。”

陸傾之立刻抱拳領命,下去整隊。

不過幾息功夫,這三千火銃營精英就列好了隊,整整齊齊得仿佛尺子量出來的一般。

三千人立刻出發,隨封炎朝著西南方行軍,一個個將步履放輕,動作敏捷,可謂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不動如山。

他們打算在不驚動南懷人的前提下,從南懷的九日山繞行,然后直接打進南懷的中腹。

但在抵達九日山之前,需要過一個日南城,這日南城卻是繞不過去的,所以他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里拿下日南城,且不能讓南懷人發現。

日南城的東南側靠著九日山,只要他們能拿下日南城,哪怕讓尚在大盛南境的南懷大軍發現了他們的動靜,他們以日南城與九日山為屏障,也能擋住南懷軍一段時間,不至于被南懷人甕中捉鱉。

一炷香后,封炎就率領這三千人來到了向林山谷,山谷口,已經有一個作南懷人打扮的青年在那里等著他們了。

青年不過二十余歲,皮膚曬成了健康的小麥色,人中和下巴留著些許胡渣,身上有種介于粗獷與儒雅之間的矛盾氣質。

“公子。”

那青年快步走到了封炎跟前,恭恭敬敬地給他行了禮,看著他的神情十分復雜。

他也不曾想過短短兩年多,封炎竟然真能走到這個地步。

青年眸中一片幽邃,此刻又有幾人知道從南懷到大盛,都即將迎來一片足以翻天覆地的驚濤駭浪。

“羅其昉,日南城那邊如何?”

封炎定定地看著眼前這個與兩年前迥然不同的青年問道。

羅其昉潛入南懷已經整整兩年了,這兩年把這個當初儒雅斯文的大盛舉子幾乎變成了另一個人,怕是他曾經的故友乍一眼看到他,也認不出他來了。

羅其昉是封炎埋在南懷的一枚棋子,本來這枚棋子不該用在這個時候,按照他們原本的計劃,封炎本該先逼宮,待大盛的局勢安穩后,再來和南懷人來個了斷,絕了南境之患。

可是現在,由于北境之危,逼宮暫且不可為,封炎也就索性利用這段時間先收拾了南懷,進而抓穩兵權。

羅其昉立刻答道:“公子,一切順利,沒驚動任何人。”

封炎微微點頭,從袖中取出一個信封遞給了羅其昉。

羅其昉用雙手鄭重其事地接過了那個信封,再次給封炎行了禮:“公子放心,屬下一定不負所托。”

與此同時,另一個打扮成南懷士兵的小將從后方的隊列中走出,也對著封炎行了禮。

羅其昉獨自前來,離開時卻多了一個人,兩人即刻離開了向林山谷,在羅其昉的引領下返回了日南城,并一路通暢地來到了城主府的正廳。

寬敞的正廳布置相當奢華,色彩絢麗的壁畫,精致的琉璃燈,令人眼花繚亂的各種擺設,地上都鋪著厚厚的羊毛地毯,踩上去悄無聲息。

最前方的主位上擺著一把金漆的高背大椅,椅子上坐著一個四十五六歲的中年男子,臉上留著虬髯胡,穿著一襲織金寶藍錦袍,挺著將軍肚,看來略顯臃腫。

“城主,不好了!大事不妙,北征大元帥派了人來求援。”

羅其昉形容焦急地對著坐在上首的那中年男子行了南懷禮,以熟練的南懷話稟道。他用了足足兩年才在南懷站穩了腳跟,成為日南城城主的親信,為的就是今日這個局。

羅其昉低眉順眼地維持著行禮的姿勢,與他同行的“南懷士兵”單膝跪在厚厚的羊毛地毯上。

求援?!那城主聽羅其昉這么一說,心里咯噔一下,面色霎時變得很難看,目光難免落在羅其昉身旁的那個“南懷士兵”身上,只見他風塵仆仆,鬢發凌亂,左臂上劃了兩道口子,露出已經干涸的傷口,狼狽不堪。

“安南,到底怎么回事?”城主神情緊張地問道。

安南是羅其昉在南懷的化名。

“城主,小人方才在五里外的寧平坡遇上了此人。”羅其昉指了指單膝跪在地上的那個“南懷士兵”道,“問詢了一番后,才知道他是征北大元帥派來送求援信的。”

說著,羅其昉從袖中取出了之前封炎給的那封信,將之呈給了城主,“城主,這就是那封求援信……”

羅其昉口中的征北大元帥指的正是這次南懷王派去大盛的大元帥歷熙寧。

歷熙寧在南懷素有戰神的美名,深受南懷王的信賴,城主自是不敢怠慢,急切地從信封中取出了里面的信紙,將之展開,手指微微發顫。

信紙上的字跡凌亂潦草,上面以南懷語寫著寥寥幾行字,表明臨蒼城被圍,形勢危急,急需馳援,信紙的左下方蓋著赤紅色的印戳,只是那印戳只印了模糊的一半。

那“南懷士兵”維持著單膝下跪的姿勢,從懷里掏出一塊黃銅令牌,雙手呈上,以南懷語道:“這是大元帥的令牌!”

城主的親隨連忙接過那塊令牌,將之呈送到城主手中。

城主正要檢查令牌,就聽那“南懷士兵”急切地稟道:“城主,三日前,南境軍忽然集結了六萬大軍圍攻滇州臨蒼城,幸而臨蒼城易守難攻,大元帥與城內四萬將士苦苦支撐,命小人帶這封信回南懷求援。”

城主眉宇緊鎖,雙手緊緊地捏著手里的信紙,幾乎要將信紙揉爛,問道:“到底怎么回事?臨蒼城怎么會突然被圍?難道事先沒有聽到一點風聲?”

那“南懷士兵”垂首回道:“大盛人狡詐陰險,假裝進攻右貢城,實則聲東擊西,誘得大元帥把兩萬兵力派去了右貢城。”

“城主,大盛人截斷了臨蒼城的水源與糧草支援,大元帥怕是支撐不了幾天了,還請城主出兵援助大元帥,否則后果不堪設想啊!”

城主的眉頭皺得更緊了,瞳孔里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

事不宜遲,如果因為馳援晚了一步,導致歷熙寧戰死臨蒼城,王上怪罪下來,自己可吃罪不起。

城主在心里衡量了一番,很快有了決定,吩咐了下去:“傳令下去,即刻整軍一萬,前往臨蒼城支援。”

“是,城主。”親隨連忙領命,匆匆地下去了。

城主和他的親隨都沒注意到羅其昉與身旁的“南懷士兵”不動聲色地交換了一個眼神,跟著又是垂眸。

隨著城主這道命令下去,一萬大軍以最快的速度集結起來,聚集在北城門口前的空地上,城主身披盔甲與披風,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

當嗚咽的號角吹響時,萬余軍士整軍出發,前方的三千騎兵翻身上馬,策馬而去,馬蹄飛揚,雷鳴般的馬蹄聲震得這片大地顫抖不已……

后方的七千步兵奔跑著緊跟在后方,黑壓壓的一片,彷如那漫天的烏云般,連綿不絕。

一萬將士所經之處,便是一片地動山搖般的晃動,揚起一片灰蒙蒙的塵土。

太陽漸漸西斜,又一點點地落下,最后只剩下西邊的天空還能看到一點光亮。

此時已是黃昏,天空暗沉沉的,宣告著黑夜即將降臨,天氣也隨之變得清冷了不少……

“踏踏踏……”

道路上只剩下了連綿不絕的馬蹄聲與腳步聲回響在颯颯秋風中……

天色越來越暗沉,天空變成了一片黯淡的灰藍色。

道路兩邊的樹林也是暗沉沉的,影影綽綽的樹木在漆黑的夜晚就像是群魔亂舞般,黃昏的晚風不時刮過,吹得周圍的樹木“簌簌”作響,似乎有什么東西潛藏在其中,有些瘆人。

?“砰!”

忽然間,一聲巨響重重地自一側的小樹林響起,如轟雷般炸響在天際。

黑暗中似有什么東西破空而來,與黑夜幾乎化為一體。

城主下意識地勒住了馬,周圍的群馬都被這聲巨響驚到,發出陣陣嘶鳴聲,此起彼伏。

>(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多乐彩11选5技巧